輪迴紀實:艱辛尋法之(二)蒼茫林海

(一)布旅红 我在二十年前左右遇到了幾位來自大陸最北地區的修煉人,在那個時候(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末期)他們還穿著七十年代才流行的衣服,洗得都有些白了,領口有些破舊了。當時來自不同地區的人很多,我也沒有上前與他們搭話,再也沒有機會看到他們。 雖然這麼多年過去了,但看到他們的那一幕不知怎的,一直深深的印刻在腦海中,不曾忘卻……. 今天我就藉此機會寫寫他們其中的某一位修煉人前生尋法的經歷。 在明朝的時候,這位修煉人(阿松)轉生在外興安嶺地區。 阿松從小和父親學會了狩獵。當時這裡文明程度很低,加之長期在大山裡面,對外界的事情所知甚少。民風很淳樸。 他十八歲的時候,有一次隨父親狩獵,獵物跑的很遠很遠,他們也追出去很遠很遠,不巧此時山里下起了大霧,霧非常大,加之這裡山高林密,他們父子二人迷路了,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天色將晚,阿松父子二人無奈之下,只好找個避風的地方棲宿。 因為他們就是在大森林裡生活的,所以這些事情難不倒他們。砍些枯枝鋪好,旁邊弄些枯草和干枝點上火,父子二人安然睡去。 第二天,大霧早已散去,他們二人憑著在大森林裡生活多年的經驗,先辨別方向,然後再一點點的找尋回家的路。 在找尋的過程中,他們遠遠的看到一隻猛虎在撕咬它的獵物,很殘忍。他們也在路上看過獵戶遺體的殘骸零落在那裡,狩獵的工具丟在一邊。 這些本來對於阿松來說應該是司空見慣了,但不知怎的,這次引起他很多的思考:生命為了生存就得互相殘殺嗎?難道人就是要在大森林裡生活直至死去嗎?濃一點的大霧就可以讓人迷路,那人的能力在上天來看似乎實在是很小很小的。 當阿松父子終於回到家裡的時候,阿松的母親說,昨夜因為他們父子一夜未歸,開始讓她非常擔心,後來夢到一位小女孩模樣的人飄過來對她說,他們父子會平安歸來的。讓她放心。 阿松一聽心裡一震,覺得生命似乎還能有別的存在方式。為什麼他們能平安歸來的事情有人能提前知道並告訴母親呢?儘管是在夢中。 從此阿松無論干什麼都處處留心,留心於查找與思考人還能不能有別的方式存在。 有一次他去打獵,遠遠的看到兩個人結伴同行,那個兩個人走了不遠,突然一隻猛虎跳了出來,猛虎一撲,把一個人摁在下面,一口就把那人咬死,吃了。旁邊的人都嚇傻了,完全沒有反抗和逃跑能力。可是老虎扭頭一看這個人,不但沒有吃他,反而掉頭溜溜的走了。 看到這一幕,阿松的心裡更是疑惑:「為什麼老虎對於兩個人還有不同的待遇?」這個問題縈繞他的心頭很久很久,揮之不去。 有一次他因追趕獵物,失足跌落深谷,將右腿摔傷,也出不來了。正當他處於絕望的境地的時候,不知從哪裡走出一位白鬍子的老者救了他。 那位老者自稱是在這裡採藥的人,但看上去年齡早已超過百歲。 當老者給他的右腿傷口敷藥的時候,他仔細的觀察老者,總覺得應該不是一般的採藥人。 當他想到這裡,突然冒出一個念頭:何不把自己平時的疑問都向老者請教一番,如果能得到解惑豈不更好?! 於是他把自己平時對人生的一些困惑,尤其是人能不能活得不被或少被自然環境限定,能自在一些和老虎為什麼只吃一個人不吃另外一個人等等問題向老者請教。 老者一笑:「生命只能遵循某一狀態的道理行事。」說完老者就不再作聲。 這句話開始讓阿松一時間琢磨不透,不過見老者不再多說,他也不好再多問。 過了一些日子,阿松看老者給他的傷口換藥的時候,藥似乎也有所不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