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瘟神……

瘟神,在天界称为时疫使君,行天界之命,行瘟布疫。有行人疫的、行畜疫的、行禽疫的、行谷疫的,等等,不一而足。行人疫的又有划分,比如有行痘使君、腮疫使君、脑疫使君等等。人类的每一次瘟疫,在另外空间都有瘟神出现。 我看见过一幅油画,画的是罗马发生瘟疫时,行瘟疫的天神拿着棒子,杵一户人家的大门。天神杵几下,这家就会死几个人。看画时,我想:“原来西方的天神行瘟布疫时,使用的器具和表现的形式是这样的啊。” 那么,时疫使君在东方行瘟布疫又是一种怎样的形式呢? 我在二零二零年的一月、二月、三月分别看见了一些与瘟疫相关的景象,我把它写出来。 一、一月份,看见可怕的版图 二零二零年的一月中旬,我和同修学完一讲法后,在发正念时,我看见,中国的版图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人形卧在整个版图上,由里向外浮现出来。在这个人体的任何一个部位上,都有可怕的黑手,握着可怕的刑具,这个身体还在向外扩展,那些黑手还要越过高山和海洋,要把更多的生命抓在手中。 发完正念后,一位同修说:“现在武汉肺炎在中国流传开了,除西藏外,其它省都有患者。”我心想:其实都有了,世界都要有了。 二、二月份,看见瘟神 在二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我正在忙家务,一抬头,看见一个时疫使君(瘟神)站在空中。他一身黑色的装束,手中拿着一个紫色皮囊,脸上罩着一个黑色的面具,面具上鼻孔喷焰,眼睛湛红,正在回首望向西南方向,并且在心中啧啧称奇。 我顺着他注目的方向望去,看到他关注的正是我哥哥居住的地方。时疫使君知道我看见了他,回过头来,摘下脸上的面具,露出天神的原貌,他对我说:“你哥哥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将来也是一个位列仙班之人。”我点头认可。 与此同时,我看见另外空间出现了两个册子,一本是金色的,里面记载的人都是三退的人,这样的人都有好去向。还有一本黑色的册子,上面记载的人都是额前带有邪党标志的人(入过党、团、队的人),这样的人就危险了。 因为我居住的小区出现中共病毒病例,小区被封锁二十天了。我在意念中说:“因为行瘟布疫,邪党封锁小区,使大法弟子不能救人,心里着急呀。”时疫使君说:“二十多年来,大法修炼者给世人讲真相,有多少人不听真相,你送到各家的真相福音,又有多少人珍惜?时间真的很长啊。世人好坏不分,人心畜化,追随红魔,业力滔滔,招致时疫。” 说话间,从时疫使君携带的信息来看,我知道他还不是行瘟布疫中的顶级使者,但是级别也很高,如果非要排名的话,就把他列为第二位吧。 这时,从空中又聚集来四位时疫使君。他们都戴着面具,分别穿着紫色衣服、蓝色衣服、赭色衣服、绿色衣服,腰间都挂着一个皮囊。他们行色匆匆,招呼时疫使君快走,要到另一个地方行瘟布疫。要走时,黑色装束的时疫使君对我说:“我还会再来的。”说罢,戴上面具,又和其它使君说起他看到的那个聪明人做的事情,五个神驾云而去。 时疫使君所说的聪明人——我的哥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在我家亲戚的眼中,我哥哥是个实在人。有的亲戚认为他傻,不知道攒钱,不知道娶媳妇,花钱大手大脚,家族中谁有困难他都去帮助;接受帮助的人,背后又笑话他傻。 我觉的时疫使君认为我哥哥聪明,是因为他认同大法。哥哥非常尊重大法师尊。他只要来我家,就买最好、最贵的供果,供奉在师尊的法像前,很虔诚的跪拜师尊,请求师尊加持自己做个好人,洁身自好。 哥哥对大法弟子也非常尊重,有时遇到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他就象见到了亲人一样,还告诉大法弟子:“我亲人也修炼,和你们一样。” 有一次出差,他找了一个旅店,和店主讲价。進了房间后,看见墙上贴着大法图片,他知道店主是修炼大法的,马上为自己的讲价觉的不好意思。他找店主,要多给钱,店主说啥也不要。后来只要他到这个地方,一定要住这个店。他还请同修的不修炼的家人吃饭,劝同修家人要体谅大法弟子。 哥哥还经常拿出钱,赞助大法弟子的项目。他看见我发放真相小册子,就说:“这得花不少钱吧?”就拿出钱给我,还帮助我发放真相资料。看见我打真相语音电话,觉的这也不少花钱,就又拿钱给我;他认识外地的同修,看见他们在做台历,就拿出钱来帮助。 哥哥还一直在畅通无阻的花真相币,他问开店铺的人:“用不用零钱,我这有。”很快就能把三四千元的真相币换出去。他还经常在火车上讲动态网上的事情,讲贪官如何腐败,讲法轮功在香港、台湾和世界各地的洪传。他买了一串项珠,闲着没事的时候,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他对我说:“能感觉到大法师父在引导我。” 时疫使君心中啧啧称奇的是他对大法的尊重,认为他有正确的选择,这个选择使他有了好去向。 对于我看到的这个景象,我有如下感悟: 1)瘟疫流行,是有原因的,人心败坏,道德沦丧,好坏不分,亵渎神灵,招来灾难。在古时,瘟疫流行,明白人都知道是天谴。 2)时疫使君对我说:“我还会再来的。”意味着他还会再来。时间紧,大法弟子还要抓紧救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