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纪实:艰辛寻法之(一)布旅红尘

小序 作为一个今生能遇到大法的生命来说,在前一生或几生中都经历过这样那样寻法的过程,也只有这样今生才能够遇到大法,从而得法。 回溯我们前一生或前几生所走过的漫漫寻法之路,是为了让我们今生能够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修炼机缘,真正在今生修好、做好。 本文作为一个系列文章,用纪实的方式记录主人公前生的艰辛寻法经历。这些人物在今生来自于不同的种族、民族和地区。这次我就想“以点带面”的方式来完成本系列的写作。他们前一生或者前几生的寻法经历有的颇有传奇色彩甚至匪夷所思。 读者在看的时候要注意一个问题:本文虽然以纪实的方式来写,但毕竟写的是我们过去的事情,而过去的事情我们知道都是那些旧宇宙中的生命安排的,根本达不到新宇宙的纯净的标准。所以在此恳请修炼人的读者千万不要把其看重,否则就会被旧的安排所左右。只是把其当作“故事”看就行了。取其精神,过去为了今朝能够得法吃了那么多的苦,忍受了那么大的屈辱,今生我们都得到了万古难遇的大法,那就没有理由做不好。 作为轮回类文章,我个人觉得根本的主旨就是突出生命“为法而来”的主题。而由此衍生出生命寻法、生命与师父结缘,生命与生命结缘为今朝共同努力、共同做好。 还有一点我要事先说明:本系列的主人公今生我一位也没见过,也不熟悉。 最后要说明的就是,毕竟我的层次有限,能力有限,智慧有限,所以在表述过程中,肯定有局限性和错误在里面,希望大家要多多指正才是。先谢谢大家。 (一)布旅红尘 我听别的修炼人跟我说,本文中的主人公今生遇到的家庭魔难很大,她的丈夫和儿子为她修炼设置了很多的阻力,她有的时候感到很困惑、很为难。她在修炼中应该怎样应对丈夫和儿子的干扰这是修炼体会的范畴,这里不多涉及这方面。这里仅仅说说她从前为了找寻大法而有着怎样的经历: 清朝晚期,她出生在一个中医世家,也是一个女身,她的父母都会行医。家境自然很富有。她上面还有一位哥哥长她三岁。在她八岁的时候,她父母突然发现她开始掉头发,不但掉头发而且头上还长疮,经常流下脓水。她父母虽然医术很高明,可是用遍了各种方法也丝毫不管用。无奈中,她父母只好带着她访遍周边的名医。这些名医看了之后,都说这孩子的病很怪,不知如何治疗。 后来在访医途中,在一座寺庙休息,寺庙的住持过来看看,满脸焦虑的说:这个孩子的病如果不及时看好,恐怕不但保不住命还得连累她几生呀! 她母亲一听住持话里好像有话,于是追问道:“难道高僧能看出我女儿头疮为何而来?”老僧道:“我也看得不是很透彻,不能明言,如果能遇到一个人,女孩将来会以“卖”布的方式来治愈头疮。如果遇不到,那她不但有性命之忧,还将累及她的后世转生。”她父亲闻听后心下狐疑,赶紧请高僧继续明示其祥。高僧不再理会他们,慢慢的走向后堂去了。 看到丈夫失望的眼神,她母亲赶紧劝解道:“高僧不是说了孩子将来有机会治愈头疮的嘛!”他父亲喃喃的说:“卖布能治愈头疮,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治愈方式呢?只要我活着就要看看高僧说的话能否应验…….” 从庙里回来之后,女孩的头疮虽然缓解了一点,但还是经常犯,头顶的头发渐渐的都掉光了。家人心急如焚,但又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在女孩十二岁那年,她父亲因为给一个当官的小妾看病,后被栽赃(正房夫人因妒嫉而在熬制好的汤药中掺入毒药而致小妾死亡,当官的硬把责任推给她父亲。)关入大牢折磨致死。她母亲后来也因病而逝。她唯一的哥哥也被一位远房亲戚领走了。她却因为头疮无人认领、也无人愿意接济。不但如此,同族的长辈们一看她父母双亡,也就把她的家产全给瓜分了。小小年纪的她开始四处讨饭、流浪,过着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悲惨日子。 有一日,她在寒风中走了一天,一点食物也没有要到。在黄昏时分,她非常劳累的躺在一个村头的草垛旁小憩。在迷懵中,她闻到一股米饭的香气,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看到一位身材魁梧胖胖的大叔端着一碗米饭笑呵呵的看着她。 她爬起来,伸手去抓饭,可是这位大叔依旧笑吟吟的端着饭不紧不慢的向东走去,她也就跟着大叔一路走来。走了不远,她看到有一处青砖瓦舍,大叔進到里面,在厅堂的正中坐下。她也跟到里面。在这里,她发现有三个和她年龄差不多的小孩,她们穿戴虽然算不上华丽,但都很整齐。 看到她跟進来了,大叔吩咐一个孩子弄来点温水,让她洗手、洗脸。然后又拿出几样简单的菜,让她合着米饭一起吃。 吃完之后,这位大叔让人找出一身干净的衣服给她换上,然后让那三个女孩带她到房间休息几日。 在和这三位女孩相处的几日里,她得知这位大叔是一位有功夫而且很有善心的人,那三个女孩都算得上是孤儿,先后被他收养。当她们三个知道大叔是有功夫的时候,都想拜他为师,大叔倒是答应了,可是大叔说,还要等一位特别的女孩来才能教她们功夫。 当三个女孩看到她头上长疮的时候,就意识到那位“特别的女孩”终于来了,她们终于可以学功夫了。于是三个女孩对她都特别的好。 几天之后,当她基本上适应这里的生活,大叔开始教她们四位女孩功夫,有时候大叔的师妹也经常过来帮忙。 因为她们年纪很小,就先教给她们一些修行基础方面的功夫。基本上都属于内家功范畴。

Read more

虽疫情蔓延 小城人珍爱大法真相资料

现在武汉肺炎的蔓延也波及到了我们所在的县城,和我平时搭伴的同修单位也放假了,我俩交流,我们讲真相不能停,不用上班,正好天天能出去讲真相。 后来,我县有一家三口被感染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大年前后,接触了不少人。我县从二月二日也开始紧张起来,到处都是登记的,封路口的,一时间更是人心惶惶,人们大多都躲在家里不出来了。 我和同修刚开始的几天出去,效果还不错,可到了二月二日那天,街上的人明显比之前少很多,我俩一上午只发出去三份资料,接受资料的还是已经明白真相做了三退的人。我和同修说,我今天才感觉到救人真难啊。 往回走的路上,迎面过来一位阿姨,我上前打招呼,给她真相资料,阿姨迫不及待的说有啥新的吗?有厚书吗?问了阿姨,已经做过三退,我给了她《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她说看过了,看完,家里不留,都送给我们那的人看。 她翻开我的包,一边说一边看,这书我看到第几期,我都记着哪,我看看是哪期的?翻了半天,拿走一本《金种子》。我给了她一张同修制作的“疫情凶猛,自保有妙招”的传单。她一直说着:我每次看完都给我们那的人让他们看,大家都爱看。临走,她还说谢谢,谢谢! 我和同修说:本来我今天有点消极了,这不是师父通过世人鼓励我吗!只要每天坚持不懈,哪怕发一份资料,都不白做。同修说对,咱俩别消极,别被带动,就做咱们该做的,一切有师父管。 回了家,晚上发正念,加上一念,解体旧势力利用瘟疫毁世人的一切安排,清除世人恐慌的因素,请师父让有缘人走出家门,听真相得救。 第二天出来,我俩走進一条巷子,平时这条街都是卖菜的,这几天商贩也是寥寥无几。走到一个摊位旁,看到一对商贩夫妇。我上前问:看书吗?男的马上说:是法轮功的吗?我说是。他说:这时候你们还出来,真辛苦。我说:我们就是想告诉人们疫情面前有妙招,怎样防护,躲过灾难保平安。他激动的说:给我厚的,我没看过厚的。我给了他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本期刊,又给了他一张传单。 我问他都三退了没有,他说都退了,我指了他身边的人:这是家属吗?他说是,也退了。我又送给他一张护身符,说:你就念这上面的九个字,瘟疫不上咱的门儿,保平安。他拿着护身符,大声念起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高兴的连声说“谢谢,谢谢!” 我一再嘱咐他看完了给自己左邻右舍看看,让大家都能保平安。他答应着“好,好”,并向我们竖起了大拇指,说:“祝你们都平平安安的。”我也对他说,也祝你们平安。他说咱们都平安,都平安。 这个点正是人们出来买菜的时间,我俩一路顺利的发资料,讲真相。回家路上,我对同修说,你看师父又鼓励咱俩呢,世人给咱们竖大拇指,只要走出家门,就有收获。 我和同修交流,大疫面前救人急啊!世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咱们大法弟子可知道啊。每一次世间出现的事情都是对大法弟子的检验,就看你怎么去对待,把什么摆在第一位。咱们大法弟子是主体,不能被带动、不出家门呢。每位大法弟子都有一个场,咱们自己的场要不正,世人就会随着被带动。 首先我俩从自身做起。孩子放假,我俩为四位小同修组建了一个学法小组,就是在过年期间到现在都没有停,孩子们表现的都很积极,学法状态越来越好。 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minghui.org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