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3):毁人36计

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 为了在末劫时毁灭人类,共产主义魔鬼做了一系列细致的安排。要想看清魔鬼毁灭人类的大趋势、大图像、大脉络,就必须跳出人世间纷繁复杂的表象,从超越人类社会的高度,审视几百年来的人类历史。同时,“魔鬼往往存在于细节当中”。在具有宏观视野的同时,我们也不能忽略,魔鬼在很多具体事件、群体、部门、过程中,以其惯有的狡猾,安排了很多诱人落入陷阱的阴谋诡计。 1. 变乱人类思想 魔鬼要毁灭人,首先要做到的就是颠倒人的善恶、好坏、是非观念。它要把坏的说成好的,恶的说成善的。它要把歪理邪说伪装成“科学公理”,把强盗逻辑诡辩为“社会公正”,把思想箝制宣称为“政治正确”,把容忍罪恶美化为“价值中立”。 【第一计】诡称无神 人是神造的,如果人能保持对神的正信,神会一直保护着人。故而欲毁灭人,必先离间神人关系。于是魔鬼派遣其人间代理人散布无神论,一步一步变乱人的思想。19世纪初叶,德国哲学家费尔巴哈声称“上帝不过是人的内在本性的投射”。共产主义的《国际歌》宣称“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人的伦理道德、文化形式、社会结构、理性思维等等皆来源于神。在不断迁流变化的历史长河中,对神的信仰就像是一根坚固的缆绳,没有它,人类社会这艘小船就会随波飘荡,不知驶向何方。诡称无神之后,狂妄的人被诱导着扮演神,试图左右他人和社会的命运。正如英国思想家埃德蒙‧柏克所言:“凡人假扮上帝,就会如魔鬼般行事。”狂热的共产主义者往往是这些试图假扮上帝之人。诡称无神,是魔鬼一切骗术的第一步,也是其一切罪恶的基础。 【第二计】妄言唯物 马克思主义哲学以“物质第一性、精神第二性”为根本原理,殊不知精神物质是一性的。无神论出现时适逢工业革命带来的生产力大发展,加重了人对物质和技术的崇拜和依赖。本着实证科学的理念,人们开始否定神言、神迹,系统地排斥对神的信仰。魔鬼散布唯物论不是要进行哲学探讨,而是以唯物论为武器,颠覆人的精神信仰。唯物论是无神论的必然推论,也是此后一系列形形色色思想流派的总根源。 【第三计】邪说进化 达尔文的进化论原是没有根据的假说,其立论之鲁莽灭裂、推理之粗糙荒谬有目共睹。魔鬼要切断人与神的联系,把神造的人贬损成动物,并进一步使人丧失自尊,推广进化论邪说。到20世纪以后,进化论一步步占领学术和教育领域,把神创论排斥出学校教育,形成垄断局面;另一方面,把达尔文主义推演成“社会达尔文主义”,宣扬“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邪说,加剧了国家之间的恶性竞争,把国际社会变成丛林世界。 【第四计】迷信科学 宣扬实证科学、唯科学主义、科学至上学说,用“科学理性”取代人的理性,让人“眼见为实”,凡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才相信,看不见摸不着的就不相信,以此加强无神论。现有科学体系不能解释的现象一概归为迷信或干脆视而不见,用科学的大棒打击信仰和道德,把科学变成一种排他性的宗教,垄断教育和学术。 【第五计】斗争哲学 德国古典哲学家黑格尔的辩证法学说,究其实质,无非是逻辑思维的一般规律,在中国先秦思想里早有精要的阐明。马克思主义片面吸收了黑格尔的辩证法学说,并无限夸大矛盾双方的对立和斗争。共产主义的目的不是统一矛盾或解决矛盾,而是“使世界的矛盾,尽量扩大,使人类的斗争,永无止境”(蒋介石语)。在实践中,共产邪灵在人群当中煽动仇恨,制造和扩大矛盾,最后在混乱中趁机发动革命或者政变掌权。这种模式已经重复了无数次。 【第六计】众声喧哗 在无神论、唯物论基础上创造、传播大量哲学流派、思潮,比如马克思主义、马基雅维利主义、社会主义、虚无主义、无政府主义、功利主义、唯美主义、弗洛伊德主义、现代主义、存在主义、后现代主义、解构主义等,一方面制造意识形态的对立,另一方面让哲学家和学者陷入大量繁琐无聊、貌似高深的理论问题之中,对真正重大的问题无暇顾及。学者群体集中了人类社会的才智之士,但过去一百多年中,他们中的很多人成为魔鬼推广其意识形态的工具,或只能用扭曲变异的思维解读这个世界。 【第七计】变乱语言 就像乔治‧奥威尔《一九八四》里大洋国的“新话”一样,魔鬼也操纵其人间的代理人制造出大量的新语词,或者对原有的语词进行重新定义。在魔鬼的词典里,自由变成了不受任何道德、法律和传统约束的极端自由;“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机会均等”等变成了片面的结果平等,也就是绝对平均主义;“仁者爱人”或者“爱邻如己”之博爱变成了没有原则的所谓“宽容”;理性变成了狭隘的实证科学的工具理性;“正义”变成了追求结果平等的“社会公正”。语言是思想的工具,魔鬼抢占了定义语词的制高点,就等于掌握了人思想的范围和走向,人们被限制、诱导,只能得出魔鬼允许他们得出的结论。 2. 颠覆正统文化 人类的正统文化来源于神的系统传授,除了能够维持人类社会的正常运行以外,神传的文化更重要的作用在于,在末劫来临时,使人类能够听懂神传的法,从而能够得救,免于淘汰。神传授的文化自然具有对魔鬼意识形态和阴谋诡计的防范和抵制作用,因此魔鬼必然用各种方式引诱人、逼迫人破坏传统文化。推出诸多吸引不同团体和个人奋斗的“远大目标”,代替传统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让人去终身奋斗,甚至为其不惜生命。 【第八计】腐蚀教育 教育的作用在人类社会举足轻重。几千年来,传统教育传承人类优秀文化,引导人向善,成为道德高尚并掌握一定技能的好人和公民。从19世纪起,欧美各国开始建立义务教育制度和公立教育系统。进入20世纪后,公立学校越来越多地向学生灌输反传统的理念,信仰和道德被排斥,进化论成为必修内容,各个学科的教科书慢慢被无神论、唯物论、阶级斗争学说渗透。魔鬼控制教科书的编写,把不符合魔鬼意识形态的内容,包括传统文化和伟大经典,摒弃在外。聪明而有思想的学生被引导到魔鬼的意识形态上去,或者是让他们的聪明才智消耗到无关紧要的问题当中,使其无暇顾及关系人生与社会的重要问题。延长学生在校时间,尽早地把儿童从父母身边带走,把学生和家庭影响隔离,以便其从小就接受魔鬼意识形态的灌输。以“独立思考”为名,引导学生远离传统,培养学生对老师、家长的敌意,鼓励学生反传统、反权威。逐渐降低教学难度,使学生的读写算术能力越来越差;教给他们各种变异观念和以“政治正确”名义篡改的历史,使很多学生丧失思考复杂深刻问题的能力,使其沉溺于肤浅低俗刺激性的娱乐,既没有思考问题的习惯,也没有思考问题的能力。

Read more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2)

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 苏联的解体和东欧共产主义政权的垮台,标志着持续了近半个世纪的东西方两大阵营间冷战的结束,很多世人为此感到乐观,以为共产主义的威胁已经成为过去。 而实际情况是,原教旨的和改头换面的共产主义思想仍然在全球肆虐,这既包括仍然固守着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话语权”的中国、朝鲜、古巴、越南,也有共产主义因素仍然嚣张的前苏联东欧国家;既有打着民主或共和旗号实行社会主义的诸多非洲和南美国家,也有被共产主义因素严重侵蚀而不自知的欧洲和北美民主国家。 共产主义造成的战争、饥荒、屠杀、暴政虽然触目惊心,但其危害却绝不限于此。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与人类历史上的所有政治制度截然不同的是,共产主义与人性、人的价值和尊严为敌。在一个多世纪的实践中,它建立了包括苏联和中国在内的一系列庞大的极权国家,造成了上亿人的非正常死亡,奴役了几十亿人口,并曾经一度把世界带到核战争的边缘。更重要的是,它造成了大面积的家庭解体、社会混乱、道德崩溃和整个人类文明的沉沦。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1. 共产主义是魔鬼,其目的是毁灭人类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共产党宣言》以“幽灵”做开场白,绝非马克思一时的心血来潮。如本书前言所述,共产主义并非一种思潮、学说,或者在人类寻找出路时一个失败了的尝试。它是魔鬼,亦称共产邪灵,由恨和宇宙低层空间各种败坏物质构成。它原本是一条蛇,到了表层空间的体现形式则是一条红龙。共产邪灵与仇视正神的撒旦为伍,同时利用各种低灵和魔祸乱人间。这个邪灵的终极目的是毁灭全人类,在神归来挽救众生的最后关头,让人不信神,道德败坏到背弃神和传统,最终听不懂神的教诲而导致被淘汰。 冷战后,东欧和苏联的共产政权解体了,而共产主义并没有解体,共产主义的幽灵未死,它的毒素不仅继续危害前共产国家,而且早已通过各种形式渗透到了全球。魔鬼藉由掌控人的意识形态,渗透进人类社会的各行各业。共产邪灵所刻意灌输给人类的各种变异观念,不知不觉中已经在全球泛滥,迷失的人们甚至将其当成了自己的想法和愿望,导致人类的是非、善恶标准大幅度地倾斜、颠倒。魔鬼的阴谋几乎得逞! 当共产邪灵即将在狞笑中庆祝它的胜利时,绝大多数世人却认为它走向了失败。世人处于毁灭的边缘,却还蒙在鼓里。还有比这更危险的境地吗? 2. 魔鬼毁灭人类的主要方式 人是神造的,慈悲的神一直守护着他的子民。魔鬼深知,要想让神不再管他创造的人类,唯有切断人和神的联系。它为了毁灭人类,采用的最主要方式是破坏神传给人的文化,并败坏人的道德,把人变异到神难以挽救的程度。 人是神性和魔性同在、既可道德堕落又可道德提升的生命。信神的人都知道,一个有道德追求的人,他的正念正行会得到神的眷顾,神会加持他的正念,神也会帮助他的正行,神更会为他创造奇迹;同时,神会提高他的道德层次,使他成为更加高尚的人,直至回归天国。然而,一个道德低下的人,一个充满私欲、贪婪、愚昧、狂妄无知的人,他的恶念恶行不可能得到神的认可;相反,魔鬼会加强他的狂妄无知,加重他的私欲、恶念,更会操纵利用他的恶行造业,贻害人间,使他道德持续下滑,直至堕落地狱。当人类社会的道德水准普遍下降,魔鬼就会推波助澜,以各种方式肆意操控利用人们的恶念恶行,以彻底毁灭人类。 18世纪以来,欧洲历史进入剧烈动荡时期,人类道德的整体滑坡给魔鬼造成了可乘之机。它有步骤地颠覆善恶是非标准,灌输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斗争哲学等邪说。它选定了信奉邪教的马克思作为其人间代理人,于1848年推出《共产党宣言》,扬言用暴力消灭私有制、阶级、国家、宗教和家庭。1871年的巴黎公社是共产主义第一次尝试夺取政权。 马克思主义的追随者声称,政权问题是马克思主义政治学的中心问题。我们如果了解了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就会发现政权问题对共产主义来说既重要又不重要。说它重要,是因为掌握政权是大面积败坏人类的快捷方式,只有掌握了政权,共产党才能用暴力和强制推广其意识形态,在短时间内从根本上破坏一个民族的传统文化。说它不重要,是因为即使没有掌握政权,魔鬼依然可以用其它方式变异人的道德,达到其毁灭人类的终极目的。因此,在其实践中,暴力不是唯一的方法,政权不是唯一的手段。事实上,共产主义这个魔鬼采用了极为灵活多变的手法,利用人类的一切弱点,使用欺诈和愚弄的手段,通过扰乱人类思想、颠覆正统文化、破坏社会秩序、制造社会动乱、分化撕裂社会等方式,全方位占领了世界。 3. 共产主义思想是魔鬼的意识形态 神给人类社会奠定了基于普世价值的丰富文化,铺垫了人回归天国之路,魔鬼的共产主义和神奠定的传统文化是根本对立、水火不容的。 共产邪灵以无神论、唯物论为核心,集合了德国的哲学、法国的社会革命、英国的政治经济学等元素,以一种世俗宗教取代了神和正教在社会及文化中的位置。共产主义把整个世界变成了它的教堂,把人的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都纳入了它的控制范围。魔鬼占据了人们的思想,让人们反神、排神,背离传统;魔鬼在背后操控着人类一步步地走向毁灭。 魔鬼选定马克思等人间代理人,在人间反对和破坏神给人类社会奠定的法则,宣扬阶级斗争,废除旧的社会制度。在东方它发动暴力革命,建立政教合一的极权国家;在西方通过高税收、高福利进行财富再分配,搞渐进式的非暴力共产主义;在全世界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渗透进各个国家的政体,通过摧毁一切社会秩序的世界革命而达到消灭国家的目的,最后建立一个世界性统治机构取代所有国家和政府,让魔鬼掌控世界权力。这便是共产主义许诺的建立一个没有阶级、国家和政府,并且进行集体生产的社会,最终使人类社会达到“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所谓“人间天堂”。 共产主义以实现其世界大同、“人间天堂”的理念为纲领,推动无神论指导下的“社会进化”;用唯物论摧毁人的精神追求、信仰和宗教,让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领域、每一个角落,包括政治、经济、教育、哲学、历史、文学、艺术、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甚至宗教等等。如同意识形态中的癌细胞,共产主义不断增殖,并排除一切其它意识形态,其中包括对神的信仰,进而毁灭国家主权、民族意识,最后消灭人类的道德和文化传统,让人类走向毁灭。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扬言:“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这句话相当准确地概括了共产主义近二百年来的实践。

Read more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1)

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 前言 东欧共产主义阵营虽已瓦解,但共产主义邪灵并未随之而消亡。相反,这个魔鬼已经在统治我们的世界了。人类绝不能乐观! 共产主义并非一种思潮、学说,或者在人类寻找出路时一个失败了的尝试。它是魔鬼,亦称共产邪灵,由恨和宇宙低层空间各种败坏物质构成。它原本是一条蛇,到了表层空间的体现形式则是一条红龙。它与仇视正神的撒旦为伍,同时利用各种低灵和魔祸乱人间。这个邪灵的终极目的就是要毁灭人类,在神归来挽救众生的最后关头,让人不信神,让人的道德败坏到背弃神和传统,听不懂神的教诲而导致最终被淘汰。 共产邪灵诡计多端、千变万化,有时会以尸山血海的暴力来恐吓不肯追随它的人;有时打着“科学”、“进步”的口号和勾画出美好的蓝图欺骗人追随它;有时以故作高深的学问让人以为它是人类未来的发展方向;有时则以“民主”、“平等”、“社会公正”等口号渗入到教育、媒体、艺术、法律等诸多领域中以潜移默化地将人吸引到它的旗下;有时冠以“社会主义”、“进步主义”、“自由派”、“新马克思主义”、各种左翼党派等令人迷惑的名称;有时打着“和平反战”、“环保主义”、“全球化”、“政治正确”等貌似正义的旗帜;有时支持“先锋艺术”、“性解放”、毒品合法化、同性恋等放纵人的欲望还让人误以为是一种社会时尚──暴力或激进并不是唯一的表现形式,它有时也伪装出心怀大众福祉的嘴脸,但它的根本特征是不择手段地摧毁传统的一切,包括信仰、宗教、道德、文化、家庭、艺术、教育、法律等,让人在道德沦丧中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这个邪灵和它的各种变种,不但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反而正在全世界大行其道。不止中国、古巴等国家仍公开宣称自己是共产党政权,就连被视为自由世界龙头的美国也在共产邪灵的进攻下近乎全面沦陷,更遑论早已社会主义化的欧洲和共产党势力笼罩的非洲和拉丁美洲。这就是人类所面临的触目惊心的现实──共产邪灵毁灭人类的阴谋几乎得逞了。 人类趋利避害的本能会让人想要逃避苦难,或想出人头地,或建立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或只是为了享受生活等等。这些想法本无可厚非,但人类一旦远离了神,这些念头都会成为共产邪灵的把柄,被它激励和放大,从而让人落入它的掌控。而共产邪灵反神逆天的狂妄,也造成了被操控者的狂妄──图谋通过权力、金钱、知识来扮演上帝,主宰他人的命运和历史的进程,并进而形成一种社会潮流。 人是神造的,人性中善恶俱在。人如果弃恶扬善,就可以归向神;反之则倒向魔,这一点全凭人的选择。 我们发现,许多本性尚在的善良人,都是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共产邪灵的代理人或成为被共产邪灵操纵的、列宁所形容的“有用的白痴”。虽然社会整体上已经在共产邪灵的诱惑下堕落到毁灭的边缘,但真正心甘情愿地把灵魂抵押给魔鬼、有意败坏人类的人毕竟极少极少。对大多数人来说,人性中的善良还是给了人摆脱邪灵的机会──这就是我们撰写这本书的目的,将这个复杂而艰深的问题尽量用浅白的语言和道理阐述出来,让人看清共产邪灵的各种伎俩,更重要的是将神给人确立的道德、文化、艺术等传统呈现出来,让人在神和邪灵之间做出选择。 人的善念一出,神就会帮助人跳出魔鬼的控制,但认清魔鬼的过程却需要读者深思明辨。我们将从一个全新的高度、广阔的视角,重新审视几百年来的历史潮流及演变,辨析魔鬼是如何以各种面具、各种手段占领及操控了我们的世界的。我们的目的不只是为了写历史,我们更关注如何能不再让魔鬼统治我们的世界。这有赖于人自身的觉醒、主动抛弃邪恶和走回神给人规定的传统之路及生活方式。 神一定会战胜魔鬼,而我们选择站在哪一边却决定着我们生命永远的归宿。 (点阅《九评》编辑部新书《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epochtimes.com 已满: 九评共产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