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大法 文盲一日间能通读《转法轮》

0
69

我是河北省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岁。我从小就是一个病秧子,九岁时得了一场大病,几乎要了命。二十岁时身体虚弱到了极点,村里人听说我要结婚的消息时,都说:这个闺女结了婚,也就活不成了。结婚后,我也是浑身无力,长年头疼,胃炎、附件炎等病痛把我折磨的自己也感觉活不成了。

我长年跟炕打交道,既做不了家务,也去不了地里干农活。我丈夫曾带我去过好几个大医院,钱花了不少病却没能彻底好转。

一九九七年二月,我走進大法中修炼,在炼功的第四天,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一个月后,身上的病就不知不觉的好了。我不但能大碗吃饭,还能干家里、地里的农活,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邻居们看到我的变化都说“病秧子成了铁打的汉”。我逢人就说是法轮功师父把我的身体给净化了。

我家住在山区里,家中兄妹多,经济条件差。父母就不让我这个女孩子上学,让我在家里帮助干农活。十岁时,曾在姥姥家住了一个月,姥姥的邻居家有个老先生,下午有空时,教小孩子认字,我下午有空时,就过去听听。除此之外,从小到大没去过一天学校。

由于我不识字,在村里的炼功点学法时,就是听别的同修读。一九九八年春天,我市组织了一次集体学法炼功活动,集中学法炼功三天时间。我以为是交流会,就要求去参加。去市里的当天,我见本村同修带着书,我就回家把《转法轮》也带上了。同修见我拿书,就说:你拿书干啥?反正你也不会念,啥书也不用带,不要拿书了。我心里就是想带上,就把书带上了。

到了那之后,才知道,这次是专门针对辅导员的培训,去的人都是各个村的辅导员。集体学法在一个大旅馆里举行。参加的人有三百多人,二十多人一组,白天是分组学法和看教功录像纠正动作,一个组一个房间。晚上住宿是和我们乡镇的女同修十多人一起在旅馆打地铺。

开始学法的第一天,大家轮流念《转法轮》,我一见大家轮流读法,因为自己不会念,赶紧藏到了窗帘后面。心想,我要是能念书多好啊。组长知道我不识字后,就让我坐下来听。我坐下来以后,也就象别人那样捧着书,但是同修翻了页我都不知在哪里。全屋二十多人只有我一个人不会念,坐在那里成了摆设。就这样一天时间过去了,我心里很着急。

第二天下午学法快结束时,我的眼睛有些模糊,就把书合起来,揉了揉眼睛后,又打开书,这时发现书上的字都变形了,都扭着个,我就把《转法轮》书掉转过来,字还是扭着,又上下转过来。组长见我拿着书来回转,以为我不严肃对待法,就对我说:你不要转书。我说,你看我书上的字都扭了,这是咋回事?她说:你眼花了,听大家念吧。我就把眼闭上了,过了一会儿,我又拿起书,翻开一看,发现书上的字都不扭了,都发着金光,标点符号也在发着金光,还有点刺眼睛,就赶紧合上书,问旁边的同修:你的书有金光没有?同修说没有,就这样,书上的金光持续了约两、三分钟就消失了。

晚上十点多,我们屋里的十多位女同修都已躺在地铺上准备睡觉。我躺在地铺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心里还在想着白天的事,想着念法的事。这时,我就感觉到嘴有些发麻发痒,接着有个东西在我嘴上开始转圈,转来转去转了好一阵子,而且脑子里突然飘过来一些文字,陆陆续续在我脑子里飘过,接着,我就有一种迫切想要念法的心。

旁边的女同修见我来回翻腾,就问我:你咋不睡觉啊。我说:俺想念法。她说:你白天都念不了法,晚上还想念?我说:俺想念法。俺好象很早以前就学过这部《转法轮》,好象认识这些个字,好象很早很早以前见过这些字。她们听我这样一说,有点不可思议,就把灯打开,都坐了起来,请出《转法轮》。

我就打开《转法轮》,连续读了几段,就是念的慢些。同修都说我读的很好。有的说:你会认字会读书吧,为啥白天不读呢?我就把下午学法时出现的奇事说了一遍,同修们都说:“你和大法真有缘,这是师父给你打开了你的记忆,你今后好好学法吧。”我当时两眼含着泪水,心里在想我一定要好好学法,精進实修,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洪恩。

第三天学法时,轮到我时,同修对组长说我能读《转法轮》了,叫我读。我就念了一个自然段。组长说她不是不识字、不会读书吗?我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三天集体学法结束后,三百多同修在大会议室开了一个交流会,会上我把自己这几天的收获和大家做了交流。同修们都知道了师父给我打开了记忆,让我一天识字念《转法轮》的事情。从那次集体学法回来后,我就能通读《转法轮》和其他的大法经书了。现在,我和老伴保持每天学法、炼功、做三件事。

二十二年的修炼历程使我更加信师信法,我一定要走好走正以后的修炼路,精進实修,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随师把家还!

minghui.org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