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疫情真实信息 只为维护中共自身

0
146

随着武汉疫情的蔓延,越来越多的真相也浮现出来。疫情爆发初期有8人因称“出现SARS”,被武汉市公安局以“散播不实消息”为由被训诫。最新消息指这8人都是医生,并且都在抗疫第一线,这一事实,令国人震惊。

“疫情不可控,但人民可控”。控制不住病毒,就控制真相,然而正是对真相的控制,导致控制病毒错过了最佳的时机,到现在造成泛滥,中共又控制媒体宣传救治病患是多么的得力、热火朝天,而真相依然被掩盖。

“可控”是中共惯用的词汇,也是中共维护自己的惯用手法。这种独断专行、自以为是、反应迟钝的体制弊端在疫情蔓延中暴露无遗。

1月28日,武汉新增确诊病例高达892例。湖北省副省长马国强解释称,这是因为检测权力下放与检测速度提升。1月16日之前,武汉的病例要送到北京的中国疾控中心才能确诊,16日之后湖北省疾控中心才有检测资质,最近资质下放到武汉市疾控中心和相关医院。

换句话说,武汉市将前期未能及时通报病例的责任甩向了中国疾控中心。那段时间疾控中心在干什么呢?16日之前,武汉已经有多名医生被传染,但仍不能被确诊,而当时在韩国、泰国出现的病例都能确诊,中国疾控中心是水平不够吗?据称那时他们还在优化检测试剂,16日才给到武汉。

按照中共的逻辑,只有最高机关才能说了算,而中国疾控中心最终也会因此而不承担责任,中央又把责任甩回地方。在中共踢皮球之时,众多老百姓却要承受灭顶之灾。

试想,疫情是否猛烈爆发,是否人传人,是武汉的一线医生更了解,还是中国疾控中心的专家更了解呢?十几名医护人员被传染,“专家”还在称不会人传人。

疫情爆发后,很多公司和个人想捐助急用物资,但是送不到武汉,因为只有通过中国红十字会捐赠才能送达,然而这个机构在汶川大地震等等丑闻中,早已失去信用。捐助本身就应该依靠社会的力量,为什么还要国家垄断?根本上中共还是不希望民间的力量发展起来,哪怕对社会是有益的。

中共对内控制,对外排斥。1月28日,美国卫生及人文部新闻发布会上,部长阿扎尔透露,1月6日、27日、28日,美方曾三次向中国提出派遣医疗小组协助,但未被接受,虽然最终允许美方专家来华,然而疫情如火,耽误时间,等于害命。

这与60年代大饥荒时毛泽东拒绝苏联粮食援助如出一辙,对于莫斯科提出的粮食援助,毛的回应是:“哪怕把全中国人都饿死也不要赫秃子的一粒粮食,中国党和政府是有志气的。”在人道援助面前,中共视人民的生命如草芥,而仅仅就是为了他们的面子。

疫情不可控,但中共想控制老百姓的思想、控制舆论,控制话事权。

在《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清晰地揭露中共的“控制”基因, “共产党以垄断和肆意使用暴力,剥夺人民财产,以及最重要的,剥夺言论和新闻自由,剥夺人民的自由精神和意志,来达到其绝对控制社会权力的目标。以此而论,中共这一附体对社会的严密控制,可以说是古中今外无出其右者。”

“党性被强化成了一贯的思维定式,千篇一律的行为模式,推展到整个国家和全体人民。党性行为模式披上国家之皮,党性思维定式成为全国人民的自我洗脑,服从和配合邪恶的机制。”

只要中共存在一天,这个机制的上上下下,就不会以民为本。人命关天的大事,只要为了中共续命,都可以一再隐瞒、绝不认错。可喜,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对于中共的做事目的与其邪恶本质,已经看得越来越清楚了。武汉肺炎期间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增加,就是一个例证。

minghui.org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